3月27日中 央政治局會議召開之后,市場對特別國債及專項債的關注度持續增加。

  中 央政治局會議提出,要抓緊研究提出積極應對的一攬子宏觀政策措施,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,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,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,發行特別國債,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。

  這意味著時隔13年之后中國將再度發行特別國債(不含續作)。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,機構預計特別國債發行規模少則5000億,多則3萬億。由于特別國債并不計入赤字,因此發行特別國債僅需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即可,最快可能4月納入審議。

  專項債發行規模則可能增加至3.5萬億左右。除增加發行規模外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獲悉,專項債已有新的結構性調整要求:2020年全年專項債不得用于土儲、棚改領域,每省專項債用于資本金的比例上調至25%——三項措施都將助力基建投資增速回升。

 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2019年基礎設施投資(不含電力、熱力、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)比上年增長3.8%,增速仍處于低位。市場機構預計,在多項措施推動后,2020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望回升至8%左右。

  特別國債最快4月上會

  特別國債是國債的一種,其專門服務于某項特定政策,支持某特定項目需要,因此被稱為特別國債。

  在中國國債發展歷程中,曾發行過三次特別國債(含續作):1998年8月,發行2700億元特別國債,所籌資金專項用于補充四大行資本金。2007年8-12月,發行1.55萬億元(2000億美元)的特別國債,用于購買外匯注資中投公司。2017年特別國債的發行則是對2007年到期的部分特別國債進行定向續作。

  和普通國債不同,特別國債并不計入預算赤字。如《關于提請審議財政部發行特別國債購買外匯及調整2007年末國債余額限額議案的說明》稱,財政為購買外匯發行的國債不是對預算赤字的融資,有對應的外匯資產,并且該資產具有較強的變現能力。同時,與發行普通國債籌集資金的用途不同,財政發債購買的外匯以提高收益為主要目標。

  因不計入赤字,特別國債只需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即可,有利于相機決策。根據中國人大官網,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一般每兩個月舉行一次,通常都在雙月的下旬,會期大致一周左右。上一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在2月24日召開,按照前述規則,下一次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在4月下旬召開,屆時可能會審議發行特別國債的相關議案。

  市場預計,通過增加專項債規模等措施可以提振基建,因此特別國債大概率將不再用于基建領域。

  天風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孫彬彬認為,特別國債發行規模預計5000億。今年特別國債的用途應該和1998年的特別國債類似,籌集資金可能用于補充特定銀行(如中小銀行)資本金或專項用于湖北等疫情嚴重區域特定支持。

  廣發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劉郁表示,今年特別國債發行規模預計3萬億,用途可能為三個方面:一是定向支持受到較為嚴重損失的湖北等地區;二是定向支持受疫情沖擊較大的貧困人口;三是定向支持中小企業。

  華泰固收首席分析師張繼強表示,可進一步創新特別國債的使用方式,用于支持銀行永續債發行(財政部通過發行特別國債籌集資金,認購商業銀行永續債),提升商業銀行對中小微及民企的信貸支持力度。

  對于本次特別國債的發行方式,張繼強認為,可能有二種:一是財政部定向發行特別國債給商業銀行,央行配合降準;二是央行借道政策性銀行購買部分特別國債。

  在1998年、2007年兩次特別國債發行中,定向發行為主要方式。1998年特別國債的發行總額為2700億元,面向工農中建定向發行,同時央行對四家銀行進行降準。2007年除定向農行發行1.35萬億特別國債外,還向社會公眾發行了0.2萬億。

  “由于特別國債定向發行的可能性較大,公開發行預計央行貨幣政策也會配合,因此對流動性的影響預計有限?!睆埨^強稱。

  專項債穩基建

  專項債于2015年首度發行,當年發行1000億。2016年、2017年,其發行量分別擴張到4000億、8000億,2018年首度超過1萬億,2019年擴張到2.15萬億。專項債的大規模發行、使用對穩投資、穩經濟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 3月27日召開的中 央政治局會議提出,要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。市場機構預計專項債發行規模將增至3.5萬億。

  張繼強表示,一季度提前下發的專項債額度幾近用完,可能導致專項債發行停滯。中 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增加專項債規模,預計今年專項債額度可能提高至3.5萬億以上,相比去年的2.15萬億大幅提升,在全國人大批準之后專項債發行可能再次加快。

  除增加發行規模外,專項債不得用于土儲棚改領域、專項債作資本金的比例增加都將有助于拉動基建投資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報道,在1.29萬億提前批專項債不得用于土儲、棚改后,后續2.2萬億專項債(全年按照3.5萬億額度計算,下同)也不得用于這兩個領域。這將對投資形成有效拉動。

  Wind數據顯示,扣除土儲、棚改以及教育、醫療等專項債外,2019年專項債用于基建投資的規模大約是6000億。今年提前批專項債約四分之三投向了基建,假如全年都按這一比例投入基建,規模將達2.62萬億,相比去年增加2萬億。

  此外,2020年專項債資金用于項目資本金的規模占該省份專項債規模的比例由20%提升至25%,相當于帶來了1750億的增量。

  華泰證券宏觀團隊測算稱,去年專項債中可能只有約30%的部分投到了基建,且專項債實際用于項目資本金的比例很低。今年各種措施調整后,專項債對基建投資的貢獻明顯增加,基建投資增速有望達到7%-11%。

  國家發改委PPP專家張宇表示,上調專項債券作資本金的比例,將對資本金籌集難度起到了一定的緩解作用。但比例提高意味著專項債項目金融風險就越高,因此項目融資與收益的平衡可行性要求也要提高,否則就會引發新的金融風險。


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

特別國債最快4月上會審議 每省專項債作資本金占比調高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福建体彩31选7中奖新规